0 件

首页 > 设计师手记
设计师手记Designer

 

  每当我凝视着雕刻机,目光随着它一圈一圈转动的时候,眼前总会浮现出我初进造币厂时的情景。那时,我还只是一个刚刚二十岁的毛头小伙,挎着一只书包离开了学校,带着一点点美术专业知识和更多一点的幼稚和稀奇,踏入了这个神秘的六一四厂。其实,我并不知道我是干什么来了,我也不相信设计人民币这么神圣的事会让我来干,就象我小时候不太明白印书的铅字也是人写出来的一样。我隐隐觉得,钱大概总有人设计,铅字总还是人搞出来的,那么,做这些事的人是谁?是人吗?

 

  进厂以后,当时的领导我们的老前辈王道一同志首先安排我干的就是跟着陈美英师傅学开雕刻机,说是了解和掌握了雕刻机,会对你今后全面发展有好处。那时我还想,这跟我学的美术有关系吗?此后,我便早班、中班、晚班一步不离地跟着陈师傅,那时候年轻不懂事,压根就没想好好学,白白跟了一年多,倒是在师傅的教导中明白了好多道理,也知道了许多关于造币厂的故事。日月如梭,如此一晃虚算起来也已是三十年了。

 

  而今天再看它,忽然间我却悟出了点令人感动的一种精神,一种雕刻机精神。它长年如一静静地转,默默地刻,没有打铁般的铿锵,没有汽笛般的鸣叫,忠于职守,一丝不苟,从不懒惰,从不急躁,守得住寂寞,耐得住枯燥,由点成线,由线成面,从来都不知疲倦。你可以指责它没有创造,但你不能无视它刻出了历史,刻出了辉煌。没有它,就没有造币厂的昨天,也不会有造币厂的今天。

 

  自从我真的干上了钱币设计雕刻,我便常常回去拜访我的这些老朋友,因为它在为我续写着作品,也可以说它在帮我雕刻自己的人生。

 

  今年是上海造币厂开铸70周年,为了纪念,我奉命设计一枚大铜章,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把雕刻机作为首选。雕刻机是造币厂的精华,有很强的象征性,做成大铜章不仅会有一种很特别的美感,还包含着我对它的一种感情和寄托,我更想把它的精神传达给更多的人,去感动更多的人,特别是造币人。

 

  这个画面里,有新、老两台雕刻机。老雕刻机上刻着的是上海造币厂开铸时的产品图案,能把我们带回走过了七十年的历史。新雕刻机上刻着的是上海造币厂的那座很有名气的大楼,它会告诫我们曾有过的辉煌已是过去,我们要加倍努力一圈一圈刻写更加美好的明天。

 

  背面的图案是模拟开铸时的压印现场。模圈内镶嵌着一枚开铸币,它是活的,当你将它取出时,便是体验了硬币压印的一段过程,会觉得这枚大铜章有一点新的意思而不同于以往。

 

  在完成这枚大铜章的设计和雕刻之后,我有一些感想,借“钱币角”二百期的一角以自省,也供我的同行参考。有道是“板凳要坐十年冷”,做学问搞创作真是要有点雕刻机精神,耐得寂寞,甘于淡泊,诚实劳动,不逐功利,多下苦功夫,经历点磨炼,必定会苦尽甘来,就象雕刻机的那股劲,从中心的那一个点开始,踏踏实实地一个点一个点地走,走出边缘,必有无限风光。不要着急当大师,“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功到自然成。高高的稻子随风摇曳,花枝招展,然穗子却不足份量,矮脚稻子虽貌不惊人,却谷粒丰硕,香飘万家。都知道艺高人胆大,也确有人不知无知者也胆大,胆大本不为过,但定要有招数,练好一身功夫,不怕英雄无用武之地。我们的创作不是只给自己看的,要用心,要谨慎,不然会坏了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