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件

首页 > 设计师手记
设计师手记Designer

 

        1920年核准筹建,1933年开铸国币……


        上海苏州河畔一个拐角边,镶嵌着一块不太显眼的水泥灰,如果能够掀开这层灰色,里面藏有足够耀眼的光泽。


        这里的每一声碰撞,都触及到这块土地的命运,流出的每一块金属,都紧贴着民族的血脉,将近一个世纪的忙碌,她越来越精神,经过80年的撞击,她越来越光亮,可歌可泣的80年,年轻吗?不年轻!老吗?不老!
  

        在开铸80周年这个节点上,我,一个普普通通的上币员工,只可以比往日多一个停顿,因为苏州河水不等我;而作为一名设计师,却可以固化一个时刻,并接受流水的冲刷和抚摸。


                     也在开铸80周年这个节点上,我想到下面几个词:
  


一、东  西


        我们评说一件喜欢的艺术作品,往往会说道:有东西!


        这东西是什么?可能是作者的情绪,作品的结构,色调的倾向,笔触的力度,或是技巧,是感染,是牵引……


        可我还觉得,有东西的地方不一定有东西,没东西的地方不一定没有东西。有的地方好象什么都没有,却有东西,有的地方堆满了东西,却没有东西。这东西,实在是能够牵住你灵魂的所在,是直抵人心的力量。


        假如原来的一片草地,变成了后来的一片房子,虽然房子的体量占满我们的双眼,也许无法占据我们的心灵,因为它的千篇一律到处可见而可以视而不见,所以没有了东西。可那片草地,不张扬、不喧嚣,因为它而阳光山色和美、树木花草茁壮,那么敞透开怀,那么充满生机……这,就是东西。


        这东西,就存在于物的体内。它不是应时变换的标语口号,不是装腔作势的外在表演,而是用需要被破译的语言,进行着对心的“启发”与“唤醒”。


        这东西,老而新酷,新而老道。它有着对于历史的敬畏守真,思考岁月而不消费记忆。它有着对现在的突破归零,创造未来而不揣测未知。




二、历  史
  

        上海造币厂在经意不经意间留下了经典,一个是那座不能推不敢推的老楼,一个是怎么也还没轮到它的水塔。这老楼是当初的面容,这水塔是当初的高度,这一横一竖,搭起了“上”字的基本骨架,而那一条短横,就像是悬浮在一竖上的云朵,云卷云舒数十年,历经沧桑不改初心。


        我一直有一个梦想:走进上海造币厂,就像是走进一座博物馆,路上的,墙上的,都是历史。


       有些是老了退休的大家伙,有些是一直在抽屉里放着的,柜子里锁着的,有些可能是谁都没有见过的。即便是历史上缺席的、新补的,也要“是”那个时代的东西,只是装在记忆里很久了。


    历史不是用来炫耀的,
    历史应当用来对照,
    历史应当用来思考,
    历史应当是一面镜子,
    历史应当是一座宝库。

     历史,是一段记忆,一章叙事,一次再出发的起点。
    上海造币厂,在开铸80年的节点,再次出发。
  


三、创   新


         创新是永恒的话题,传承是创新之根本。


         并非我们没有见过的就是“新”,并非刻意标新者皆是“创新”。创新是一种精神,创新是一种生命力,创新不要追逐时髦,创新也要承担风险,创新需要胆略,创新更需要实力。


         创新是“合格的发现者”。


         没有东西的“创新”,就像阳光下的碎玻璃,炫美,却没有价值。有东西的创新,才有机会成为下一个经典。


        上海造币厂不仅有历史,也是有东西的,今后仍会有东西,不断地有新的东西,并且是有灵魂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