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件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News

余敏的弧度

记克劳斯世界硬币大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余敏

发布日期:2017-05-23   来源:中国金融   作者:李维益、童赟   

 

 

        他是一个不用微信的人。

 

       在这样的一个连爷爷奶奶辈的人都知道怎么发朋友圈、怎么点赞的“微时代”里,没有微信,确实有些“惊人”。

 

       这个人叫余敏,是上海造币有限公司的一名高级工艺美术师。没错,他是一名钱币设计师,光是这个神圣而亮眼的头衔,就又能给故事的主人公增添一抹神秘而又“惊奇”的色彩。

       

       然而,比起没有微信的“惊人”和职业属性的“惊奇”,2017年2月4日,从德国柏林传来的一条消息则更为“惊艳”。那一天,余敏获得了克劳斯世界硬币大奖“终身成就奖”,这是全球最权威、最隆重的钱币大奖评选之一,被誉为钱币世界里的“奥斯卡”。

 

       余敏雕刻了一个几乎绝大部分国人都摸过的作品——牡丹图案的壹元硬币;荣获世界硬币大奖“最佳银币奖”83版熊猫银币也出自他手;北京奥运会奖牌“胜利女神”浮雕同样由他雕刻;而如今,他又斩获钱币界“奥斯卡”的终身至高荣誉……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这个信息爆炸的“互联网+”时代,在网上却几乎找不到他的个人资料。

 

       压弯的弧

 

       “余敏的弧度”这个标题,源于走近他工作室的那一瞬间。在那个堆满石膏板的工作室里,白色占据了几乎整个画面,足以让人脑中一片空白,若无所思。就在这一片单调的白色之中,一个造型略有异样的工作桌显得有些特别。

 

 

       一瞬间的异样,便会引起人们的观察和思考。说是造型异样,倒并非是真的多么奇特,只是那本该水平的桌面,被上面堆积的石膏浮雕生生地压弯了,形成了一个向下凹下的微微弧度,台面下的抽屉与抽屉之间也因此形成三角形的小缝隙。而当我再将目光移向一旁的书架时,惊异地发现书架的横隔板竟然也呈现了几乎相同的弧度。

 

       “余老师,这些都压弯了……”

 

       “弧度很美,既不如直线那样直白无趣,也不会像曲线那样杂乱无章。”

 

       面对如此突兀的开场问题,余敏则用他标志性的简练语句来应答。

 

       在这些“弧度”上,承载的是余敏几十年的心血:奥运奖牌、熊猫纪念币、牡丹币、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纪念章、西方音乐家系列大铜章……这是记忆的重量,亦是艺术的力量;巧合的是,就像造币企业用成百上千吨的重量才能压制成精美的钱币一样,这一根根“余敏的弧度”也是由太多太多艺术的力量“压制”而成。

 

       那美妙的弧度虽无棱角,但柔美之中却积蓄着力量,并通过他的一件件作品,最终呈现在世人的面前。

 

       遗憾的是,余敏究竟一共有多少作品,从来都没有人清楚,甚至就连他本人也并不知道。不过,要认知这样一个不善言辞的艺术家,不通过作品恐怕难以实现。所以,我们的话题,还得从他的成名作——熊猫币开始。

 

       中国“猫王”

 

       对于有的设计师来说,做不同题材的作品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创作灵感,然而,余敏却非常执著,与“熊猫币”一结缘就是三十多年。在业内,大家都亲切地称余敏为“猫王”,因为他设计、雕刻的熊猫币最多,几乎占据了已发行熊猫币的半壁江山。而他获得第一个世界级奖项的“作品”,就是熊猫纪念币。

 

       20世纪80年代,余敏毕业于上海工艺美术学校,凭着优异的成绩被上海造币厂选中成为一名钱币设计师。刻苦与钻研不仅使他迅速转变成了一名合格的钱币设计师,更使他的作品注入了一份少有的灵动与专注。而当时,新中国贵金属纪念币的历史也才刚刚开始书写。

 

       余敏说自己很幸运,从1982年发行第一枚熊猫金币起,他便作为设计雕刻人员参与熊猫金银币发展的整个过程。当时,国家非常重视熊猫币,所以每一位钱币设计师都参与其中,他开始设计1983版熊猫币时的想法很简单:要作出不一样的感觉。

 

       熊猫是中国的国宝,它那憨态可掬的形态早已深入人心,那么什么样的熊猫题材能打动人心呢?余敏认为,不应该把熊猫当成符号化的国宝,它虽然是动物,但也有它的情感和灵性,于是,“母子熊猫”的灵感乍现。在那段时间里,他是上海动物园熊猫馆的常客,从开园到闭馆,他时常守候在外,拍照、写生,一待就是一整天。然而,从熊猫馆带回来的写生,他总感觉还不够生动。他便想到熊猫之所以可爱,是因为憨厚之中夹杂着童心的色彩。于是,他又联系了单位附近的幼儿园,整日的值守与揣摩,让他笔下的熊猫又多了一份生动和情感。

 

       谁也没想到,这位当时上海造币最年轻的设计师才开始参与熊猫金银纪念币的创作就捧回了一个大奖,这枚83版熊猫银币一举夺得1985年世界硬币大奖“最佳银币奖”。没错,这个世界硬币的顶级荣誉,正出自如今他获“终身成就奖”的同一平台,也成了32年后他获此殊荣的重要基石。

 

       从此,“熊猫”与余敏结下了不解之缘,使他成为国内量产“熊猫”最多的设计师。多年来,他潜心修炼自己的手工雕刻技术,对钱币细节的雕刻更加炉火纯青。作为世界五大投资币“熊猫币”的主要雕刻者之一,他在艺术上对自己的要求是“追求卓越,永不止步”。因此,每一枚熊猫币对他而言,都是一次全新的创造与挑战。他在熊猫币的创作中,充分运用了中国传统写意的技巧,通过动物拟人化的表现,融合熊猫的动物属性,赋予其更多人的情感。并在具体的雕刻手法上则追求一种童趣与线条的圆润,执著于形象轮廓线的完美。作者的情趣与审美意识与观众产生一种心灵上的交流与共鸣。余敏所创造的熊猫形象,与国外的动物币在风格上形成了明显的区别,彰显出中国钱币文化的独特魅力。

 

       花开富贵

 

       克劳斯的“终身成就奖”有着严苛的标准,几十年的从业经验,重要获奖的情况,业界同仁的认可,重要纪念币的参与经历……当然,还少不了一样,就是在流通币领域的杰出贡献。对余敏来说,壹元牡丹币就是他在这一领域的“代表作”。

 

       83版熊猫银币的获奖,使余敏成为了中国钱币界的“幸运儿”,但他的年轻,他的资历,并不足于证明他在钱币设计界的实力。上天也许本来就垂青勤奋的人,又一次机会正朝他翩翩而至。

 

       上世纪80年代初,国家决定发行新版人民币,这是一次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自己的作品能够成为国家流通硬币的一面,是每一名钱币设计师的梦想。通过几年的辛勤工作,从图稿的完善,到浮雕的修改,余敏用心将艺术性和工艺性进行了完美融合。那时候,“栽下”一朵牡丹,在竞争评比中被选为“国花”,成为了他心中的理想。

 

       谈起那朵“牡丹”的竞标过程,余敏至今仍记忆犹新。

 

       “当时竞选的图稿非常多,行业内外的设计师几乎每个人都交了数十个图稿,最后上报的图稿更是多如牛毛。”

 

       据不完全统计,有近千幅图稿最终上交,由中央美术学院的教授评选、定稿。而且,当时参与石膏竞标的设计师很多,有些人还是成名已久的雕刻专家。评审在紧张地进行,这个年轻人手里紧捏一把汗,因为想要在高手如云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千里挑一”,实在是太难了。

 

       结果,余敏雕刻的牡丹石膏受到了专家组的一致好评,成功中标。余敏后来回忆,当时很多设计师雕刻的石膏无论从形态还是工艺角度都非常突出,且为了艺术效果,在牡丹叶子的处理上采用了夸张手法。而余敏恰恰反其道而行,他设计的牡丹以写实为主,通过彰显功力的低浮雕,让牡丹的魅力跃然方寸之间。

 

       从那时起,这枚余敏雕刻的壹元牡丹币“开”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成为人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梦圆奥运

 

       连连斩获大奖的余敏,在钱币设计界声名鹊起。在职业生涯的黄金阶段,他却依然保持冷静,选择了求学“充电”。他先后进入中央工艺美院及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雕塑系深造。学无止境,几年的工作经历,使他认识到钱币设计有着广袤的空间,也必将是他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他已做好准备。

 

       通过深造,余敏对钱币设计有了更深的理解:“一位真正的钱币设计师要把握艺术创作的规律,驾驭技术,利用技术,在有限的钱币尺寸中,在严格的工艺限制中,创造出无限的创作空间。”他的作品诠释了他的创作态度,他后来创作的流通纪念币《毛泽东诞辰100周年》《刘少奇诞辰100周年》《中国人民银行建行40周年》等,都成了钱币收藏者的挚宠。

 

       2008年北京奥运1公斤银币,是余敏创作积累和情感释放的点睛之作。在构图中,余敏将民族性的独特创意通过画面不平衡的均衡感给观者带来一种冲突的快感。他通过前后画面大与小、动与静的强烈对比,把现代物理中的力学概念引申到了视觉领域,使人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一种力量的冲击。无论是主画面中的划龙舟、拔河还是作为背景的民族赛马和民间太极拳,都鲜明地体现了时代性、地域性和永恒性,做到了民族性、时代性和历史性的完美结合,很好地诠释了中国传统文化,在世界奥林匹克纪念币中烙上了中国印迹。

 

       余敏的奥运梦还展现在了奥运奖牌胜利女神浮雕的创作中。胜利女神的图案在历届奥运中是保持不变的,这对浮雕创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几乎是对历届奖牌中各国优秀设计师创作的直面竞争。

 

       为了这次创作,从2004年开始,余敏就进行了细致精心的准备,四年间,他几乎成为了古希腊文化的专家,他对古希腊雕刻做了大量的研究,大量阅读了古希腊的历史文化书籍,逐渐加深对胜利女神的理解,四年,余敏一如既往地“耐得住寂寞”,坚持精心做一件事。最终,经过反复修改与完善,余敏雕刻的奥运奖牌“胜利女神”得到了国际奥委会和北京奥组委的认可,被正式采用。

 

       认真地“玩”

 

       在上海造币有限公司设计师们所在的那个楼层通道里,有一面白墙上刻着这些艺术家们的“座右铭”。余敏在这面墙上只写了三个字:认真“玩”。这是余敏对待钱币设计事业的态度,看似玩世不恭,其实蕴含着他对事业、对人生的热爱。

 

       对余敏来说,设计雕刻钱币也是一种“玩”。他不爱“聚光灯”,不爱“搞事情”,“玩”意味着放松、意味着不计较名利,意味着心甘情愿的付出和执著。他说,艺术创作是一种轻松、松弛的过程,是“不刻意”的心态。

 

       如果说纪念币对于钱币设计师来说还是“带着镣铐跳舞”,那么纪念章,特别是铜章,给予他们的设计自由度要大很多,也让余敏有了更多可以“玩”的空间。也许是熊猫币、牡丹币、奥运币的光环实在太耀眼,所以即便如今早已被荣誉的光芒环绕,仍然鲜有人问他关于铜章的话题,但铜章恰恰最能展现设计雕刻的艺术魅力。

 

       看余敏的铜章,我们能品到这种艺术张力。用他的话来说,他试图在各种元素中寻找“最恰当的位置、最优化的组合、最均衡的表现、最确定的表达”。

 

       在他的工作室里,音乐家系列——贝多芬大铜章的石膏形被放在了显眼的位置。一个闭目凝神、意志坚定的面庞,周边衬托着交错的五线谱艺术线条。余敏运用高浮雕的工艺,恰到好处地体现了贝多芬深邃的人生,展示着他不屈的意志和奔放的性格。

 

       巧合的是,工作之余,余敏最大的爱好也正是音乐,在他家里存放着许多音乐CD,其中尤以古典音乐居多。他几乎每天回家都会欣赏音乐,沉浸其中,有时候音乐声太响了还会引来隔壁邻居的“抗议”。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设计雕刻的贝多芬是闭着眼睛的,因为他自己听音乐就是闭目凝神啊!余敏对此的解释是“闭起来,沉进去,有思想的沉寂,有激情的跳动。”他笃信,音乐是“心灵的交流”,是一种时空艺术,介于似与不似之间,给人以美感。既然设计是艺术,音乐也是艺术,那么它们之间一定是可以相通的。

 

       从“作品”到“人品”,“余敏的弧度”呈现于那无数的精品之中,蕴藏在那独特的性格之内。那道道优雅的弧线,如他的性格一般,温润、平和,没有棱角。三十多载的设计岁月,他忠实于心、执著于行,对浮雕艺术在钱币上,尤其是超薄浮雕在普制纪念币中创造了独特的理论与实践经验,并将经验固化传承。更多时候,他以一位倾听者的身份出现在人们面前,不追名逐利,但似乎又对世事了然于心。这种对事物的观察,以及在生活感悟中的磅礴情感,为他的钱币创作注入了格外阳刚的气势和豁达的灵魂。

 

       也许正如余敏所说的,“钱币的尺寸是有限的,而钱币的创作天地是无限的”。“终身成就奖”对他来说,不是终点,而是新的起点。如今,“认真玩”的余敏依然在钱币设计雕刻的道路上不断探索,不断创新,为中国的钱币事业勾勒出更优美的弧度。